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FF14/美丽光】星辰指引的道路

有私设;

非公式光;

OOC预警;

前情 Chapter 1


——————


Chapter 2

 

冬季的山岳之都更加寒冷,尤其是在夜晚。与暴雪相伴而来的风像是暗处窥探的刺客,搜寻每一个可能的缝隙,侵入未眠之人的身体。

天台上的光有些微弱,只从半阖的门内透出朦胧的橘黄灯火。

庆祝星芒节的晚宴舞会已经进行到下一首歌曲,竖琴演奏出的音符跃动着爬上层层台阶,前来寻找中途离场的议长阁下。

遗憾的是,后者并未在意悠扬的曲调,而更关注拥抱他的英雄,带着微笑,奉上颔首礼,“My Pleasure, lady.”

开头的两个小节停顿等待之后,艾默里克先行迈开步伐。他放在舞伴腰侧的手带动伊洛克斯,冒险者在他的怀抱里转了个圈,礼服外套的下摆飞舞,就像是真正淑女的裙摆。

 

“知道我在想什么?”伊洛克斯取笑他,“你喊‘lady’的时候,就像个花花公子。”

“您不喜欢花花公子吗?”他们在圆舞曲的陪伴下相拥旋转,艾默里克低沉却柔软的声音也像是什么美味的甜甜圈似的套上伊洛克斯的耳朵。

他可真迷人。伊洛克斯想。

他们的双手交握,从守礼又疏离的普通握手,到十指相扣。精灵修长的手指就像他们标志性的高傲一样,优雅而矜贵。

而滚烫。

伊洛克斯不由猜测,究竟是本来如此,还是艾默里克过于激烈的心跳,使他体温失控——他清晰地听见舞伴的心跳声,偕同脉搏一起,仿佛他们脚下的舞步并非贵族的交际礼仪,却是利姆萨罗敏萨的海盗们跳起的狂欢之舞。

灯火倒映入伊洛克斯的眼底,他浅棕色的瞳孔被染成暧昧的橘红色,“如果是艾默里克阁下,”他说着,“无论是绅士还是花花公子,都很讨人喜欢。”

“您总是喜欢开玩笑。”

“这可不是玩笑。”伊洛克斯攀着艾默里克的肩膀,踮起脚尖,却发现距离对方的嘴唇还有相当的距离,不由抱怨:“这种时候,我总会希望自己是个奥拉族或者精灵族。”

人类的男性——特指像伊洛克斯这样的中原之族,与这两个种族的男性还是有着一定的身高差距。

艾默里克觉得他的抱怨里仿佛灌入了酒神之酒,否则怎么能有这样的香醇诱人呢?

他遭到了引诱,迷失在伊洛克斯眼底的璀璨星河之中,一千年、或者更长的一万年,清醒成为酷刑,沉眠即是天堂。

 

他如对方所愿地低头,更进一步满足他的希冀,亲吻他。

在这个时候,艾默里克才发现,这三年的离别真是太长了,以至于他都差点忘记了对伊洛克斯的那些、缠绕在每个暴风雪夜里的思念,直到现在才溃堤流泻,一发不可收拾。

原本还可以被形容为“温文尔雅”的议长大人已经维持不住这一刻前尚且固若金汤的交际面具,舞曲还在继续,他在高潮部分奏鸣的连续音符里亲吻伊洛克斯,但更像是撕咬,似乎他本质上已经变成什么拥有庞大贪欲的野兽。

他渴求着伊洛克斯的体温。

比起渴求又更像是逼迫,或者说掠夺。

 

伊洛克斯纵容着他。

或者说,比起神态自然的艾默里克,伊洛克斯更喜欢这样的他。

礼仪周全的艾默里克、神殿骑士团的前任总长,曾经手握利剑守护城邦的这个男人,仍然有着掩盖在政治家表皮下的锋锐光芒。

冒险者迷恋这样的华美与危险,并且心甘情愿地予取予求。

他们的舌头纠缠,艾默里克步步紧逼,牙齿抵在伊洛克斯的嘴唇。后者错觉自己像是即将被异世妖异吞噬——他的血液融入艾默里克的躯体,融入霜与血的的梦境。

 

他踮起脚,紧紧扣住艾默里克的肩膀。

星辰映照在两人的头顶,仿佛谁的注目。

伊洛克斯随身戴着的妮美雅百合手链中流淌过微弱的光芒。



评论
热度 ( 2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