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ZJ同人】度影(百日戬杰Day100)

刚出道的小哥哥朱戬x查杰rps。首发微博@SweetPocky_戬杰站


3.仓库

 

南城的秋天很长,金黄色的银杏叶铺满人行道,也在乱舞的气流中探入车窗。在夏末秋初的这个时候,有许多人来到这个南方的小城市,与当地截然不同的方言或者语种点缀了这个季节——俗话称的,“旅游旺季”。

作为这时期生意大涨的南城出租车司机的一员,Ryuuji从睁眼开始就忙到神志不清意识模糊,只觉得车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有人喊“司机”、有人谢“师傅”、有人呼唤“Taxi~”,不同腔调不同肤色,让他几乎以为自己开车冲上了宇宙正在环游世界。

以至于当后座递上一根烟的时候,他还想着现在来旅游的小年轻还真懂事,居然知道给司机师傅送烟了……于是他呵呵笑着把烟接过来叼了,还没忘说声谢谢。

结果等了一会儿顾客还没说自己要去哪,Ryuuji尽管不大但也还有的南城司机的脾气就渐渐上来了,凶神恶煞着一张脸瞪向后视镜。然后狠辣的气势还没展开到身周半寸,就被后座人十分具有颜艺天赋的无语表情打下去了。

Ryuuji后知后觉地发现——哦,这是真·顾客上门了。

但是由于没有及早反应过来,现在场面很尴尬。

“……我要柴火。”幸好对方大概是回头客,以及要办的事情紧急,开口打破了沉默。

司机干咳两声来作为调节气氛的缓冲,“要谁的?”

“Mr. C。”客人没有在意他那点小情绪,沉声说,“下周五之前。”

被那个名字震慑的Ryuuji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复。

好吧,这是一个假设:如果你知道某人试图杀了你——尽管他是出于良好的不愿罢工的职业修养、并且也没有真想杀了你——现在这个某人出于同样的理由打算再次杀你,请问等知道真相的时候你会不会放过这个人?

作为一个小人物,Ryuuji很有自知之明。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变成“杀一儆百”的那个“一”,而不是他所期望的那个“一号”。他说真的。

“是这样的,这件事有点棘手……现在的形势你也知道,Mr. C的‘盾牌’可是从‘针叶林’取材的,我对那些家伙也没什么办法……”事实上,即使他原来有,短时间内也不想通过任何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接触那只爪牙锋利的小雄狮。

客人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有个搭档。”

Ryuuji一愣,“什么?”

“他的名声不大,口碑倒是不错。我们随手查了一下,顺便在他别墅底下埋了几吨包子。”客人冷笑,“你明白我的意思。”

他可以发誓这是他第一次对客人冷脸,“我以为你是诚心来做生意的。”

“我当然是诚心的。”客人说,“但是就像你说的,现在的形势如此,我们也没有办法。”

狗急跳墙。Ryuuji暗骂,既然已经要成为败狗就自己好好去爬墙不行吗?都穷途末路了还要再拉上别人一起钻狗洞,简直有损败狗的正直形象。

“事成我们会负责把那些‘盾牌’清理干净,报酬是五百,辛苦了。”

“……呵呵。”Ryuuji咬牙应下。

 

少年J上车的时候就看到老司机脸朝下趴在方向盘上,浑身一股生无可恋的味道。他觉得搭档可能是来大姨夫了。

“要不要给你去买一包七度空间?”

“……什么东西?”Ryuuji愁眉苦脸地侧头看过去,结果震惊了,“你怎么来了???”

“中间人说你接了个私活。去干啥的?”J撇撇嘴表示对他这种死要钱还不带上兄弟的行为表示不屑,掏出手机边抽卡边说,“听说工资还挺高的,见者有份啊。”

那人才走了不到三个小时,这个中间人当得也是没谁了……Ryuuji感受到一种无力的挫败。但他不能拉上J一起去钻狗洞。

“这次没你的份了。”Ryuuji给自己捏出一张冷漠脸,“我打算吃独食。”

J的手指一顿,画符的线条就断了。他没来得及去看召唤出了个什么鬼,面无表情地抬起左手,手上握着把枪,小口径的魏劳奇HW-9转轮手枪,是他最近的新宠。这把枪还没有开过膛,现在他觉得把第一颗子弹送给老司机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已经拿到情报了,Ryuuji。往城北仓库开,目标在那里。开你的车,没有第二条路。傻逼。”

其实这次没有中间人的事。

虽然对Ryuuji反常的理由并没有什么非听不可的执念,但是以防这个愚蠢的家伙再次做出愚蠢的事情,对他多加关注J认为是作为搭档应尽的义务。

很遗憾的是结果他发现Ryuuji干了一件突破愚蠢极限的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的那种。这次J认为,作为搭档,他要教司机重新做人。

他低头,看到召唤出的是独眼小僧,脸色沉黑地再次骂了一句,“傻逼。”

 

青龙组主营军火,但是并不向整个市场开放。他们和西伯利亚合作,从北境直运南城,再由青龙组销售给固定的中间商。也就是说,作为黑道中的上层,值得他亲自接触的人少之又少。今天与之进行交易的X某人算是一个。

要说起来X某人也是道上奇葩,他是卖酒起家的正经商人,不知为什么就下水走这一趟,大概是觉得人生太长,想死一次玩玩。他搭着青龙组的线买卖军火,也同样卖酒。但卖给道上人的酒很大一部分都是假的。事实上,J一度怀疑中间人是X某人的常客。

不过有个喜欢喝假酒的中间人的好处就是,他很容易就知道了今天两人的交易。

J一路拿枪逼着Ryuuji把车开到目的地。城北仓库外行走着高大的西伯利亚黑手党,想来Mr. C也是被层出不穷的暗杀骚扰到厌烦,干脆花费大价钱买个清净。

“在这等着。”J瞪了司机一眼,自顾把狙击枪组装完毕,环顾四周找到一个高地,过去趴下。仓库的小窗意外地大氅,他从瞄准镜里观察仓库内部,竟然对上了目标看过来的眼神。

那个他在游乐场里见过的穿蓬蓬裙的小姑娘,他现在一身剪裁得宜的西装,坐在里面瞄准镜后的少年微笑。

——微笑?

他一怔。

J的后脑勺被枪口抵住,他听见自己很熟悉的声音说:“别动。”

Ryuuji。


评论 ( 3 )
热度 ( 8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