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ZJ同人】度影(百日戬杰Day100)

新出道的小哥哥朱戬x查杰rps。首发微博@SweetPocky_戬杰站


戳戳说想演个小市民又隐藏着厉害身份的出租车司机。

小王子说想演个纯粹的坏人。

于是就有了一个司机Ryuuji和少年J,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变态x

文中设定纯属虚构,变态心理纯属娱乐,好孩子不要学。

 

0.前言

 

——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作为影子的时间。

 

“中间人”问他们,为什么会想做这一行。

Ryuuji说:“感觉挺好玩的,不是吗?反正都是一种工作方式而已。并且,很酷很帅啊。”

J说:“因为……老板找到我我就做了,嗯。”

 

1.闹市

 

南城的出租车司机很有名。

传闻他们载客态度极差,路近嫌废油,路远嫌累,车内布置脏乱差,冬天不关窗夏天不开空调,地方保护主义严重,谁敢上车着急催促语气恶劣,他们就敢半路在高架赶客全城拒载。但是就有一点让人无话可说,这群司机不论新老,车技是真的好,报个地名秒懂路线,一辆破桑塔纳当F1开,全城狂飙不带出车祸的。

Ryuuji就是个南城的出租车司机,态度不算差,大多数时候是笑呵呵的,每天顶着粗犷的头毛在城里乱窜,调戏上车的小姑娘,也和来旅游的青年们天南海北地胡吹瞎侃。没客人的时候会倚着车窗抽烟发呆,拿烟的手上有个笑脸的刺青。

偶尔会有对他感兴趣的女孩子,应该是本地人,用一口软软糯糯的吴越方言问他:“哥哥你几岁呀?”

他就嘿嘿笑着,学着姑娘的语气回答:“正好是妹妹最适合嫁的年纪呀。”

也有什么半夜喝醉的中年失业大叔,被他忽悠着去相熟的夜宵摊子一醉方休,挥手间就点了满桌的烤串和啤酒。他陪吃陪喝陪聊外带拿提成,笑呵呵地把人送回家。

除了夜摊,他还干点倒买倒卖的小生意。知道门路的顾客上车给他一根烟,还回一张被染得熏黄还沾了油渍的纸,大概是哪天吃夜宵的时候随手扒拉来的,上面列着他的货物小清单,各门各类的外国水货基本都能在他那买到,比普通市场上的便宜两成左右。

和他认识多年姑且能称得上“挚友”的少年J常常给他一个白眼,说他就是“死要钱”。

说是少年,其实也是个成人了。只是过于瘦削的身材和清秀的五官还保持着少年期男女莫辨的惑人耳目,当他穿着简单的纯黑带帽夹克、顶着那张干净白皙的脸上车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个因为懒得走路几百米路程也要打车的小少爷。

“哎呀,我以后娶老婆就全靠这么攒了,你还没到那个年纪,你不懂。”Ryuuji揉着他的头发笑,然后被人毫不留情地打开手。于是他也只能摸摸自己的后颈,缓解一下失落,递给J一个烟盒。

后者接过去的时候有些嫌弃上面的味道,扁了扁嘴,终究是没扔回去,颇为暴力地把盒子拆了去看里面写的字,看完就又开始翻车里大大小小的隔层,在哪都没找到打火机,就抬起眼来瞪Ryuuji。

Ryuuji表示很无辜,指了指就放在车档旁边的火柴盒。

“你活在哪个世纪啊。”J皱眉推他,“快点,打火机。”

“真没有!不信你来搜搜看,只要不摸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我是不介意的。”Ryuuji笑起来,有些贱兮兮的。

“啧。”这个男人这么说的时候通常就没什么转圜的余地了,J保持着一脸不爽划根火柴把盒子烧了,仍然不甘示弱地怼他,“你这除了火柴也摸不到什么大的东西了。”

“……”Ryuuji沉默了一会儿,很认真地再次开口,“有的,要不你再仔细摸摸?”

“滚。”

 

J一向都不太看得上Ryuuji的破车,认识几年来坐在这辆车上的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事情办完,他就走了,甩车门的声音还有点吓人。

“赔钱啊!!!”Ryuuji从车窗伸出头朝那家伙怒喊,结果被砸了一脸的T恤。

“你又不洗衣服!!!!”他再次怒喊,少年却已经走进了川流的人群里。

没了发泄对象的Ryuuji只能挫败地坐回驾驶座,关死了车窗,亮起客满的红灯,年久的发动机轰鸣着启动。他单手握方向盘,打了几个潇洒的漂移就开远了。

出租车绕过最拥挤的区域。Ryuuji掀开车上的遮阳板。板上装了个高清显示屏,有着不太符合他人设的简洁美观。这个隐藏的显示屏日常用来播放各种经典老番当季新番或者“只有大人能看的”深夜电影,少数时候比如当前,用来看某个刚砸了车门走的少年。

Ryuuji把车停到马路边上,这个地方没有监控也不在交警巡逻范围内,是南城司机们的黄金停车区之一。然后他调整了车座位置,舒服地半躺下来,看着即将随着人流走进游乐场的J,“记得买票啊,逃票不符合核心价值观。”

那边的少年顿了顿脚步,之后冷哼了一声,“谁不知道啊,不就是买票吗?”但确实差点忘了买票的J还是老老实实转了前进的方向,排在了售票处前的长队后面。

屏幕前的老司机捂着嘴笑到浑身抽搐,但是为免使得某人恼羞成怒,并不敢太过放肆地笑出声来。

于是J就一无所觉地排队、买票,在人挤人的状况下紧紧皱眉。

“好热啊……”他忽然开口,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着耳机另一端的人抱怨,“好挤啊好烦啊,干嘛选这么一个时间啊。”

但是一边说着,在Over Size的夹克映衬下更加瘦削的少年已经一边穿越过人与人之间微小的缝隙,像是哪家跑出来的灵巧的黑猫一样一路进入游乐场。

蓝牙耳机里有老司机的声音传来:“他在你前方直走右拐的地方,转角顶点右边的第一棵树上藏了个摄像头……” 

少年却没在意他,凭着直觉找到个偏僻的树荫角落掏出手机。

“你等等。”J打断他,“我领个寿司。”

“什么?”Ryuuji懵。微型的摄像头装在少年胸口,他把镜头下调去看J的手机画面,感觉眼睛疼,一路疼上脑壳,“卧槽你搞什么东西?”

“很快的。”确实很快,J只是打开游戏点了两下立马就退了出来,但是这并不妨碍Ryuuji操着老妈子心碎碎念:“我跟你说就这一会儿浪费的时间说不定就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了,到时候我背着火箭炮冲过去都没准救不了你——”

“你这个身板背不动火箭炮。”J反应迅捷地怼他。

——重点抓错了吧我说的是这个问题吗???

这个永远不会让人放心的J啊……这么烦恼着的Ryuuji简直觉得自己的更年期提前了,揉着太阳穴赶紧点根烟平复心绪。

“听着,往你的正前方走,路上有个卖气球的熊本,你去买一个,挑那个小火龙的。”

J把手机锁定,放进口袋,往前走过去,同时带上了一副手套。熊本是什么东西来着?他的思绪偏开了一秒钟,身体已经如同条件反射般地按照Ryuuji说的买完了气球。橘黄色的小火龙,在他头顶上晃晃悠悠飘飘荡荡。

“再往前走,到转角停一会儿……哎,可以了,走。”

等待的那一秒J松开手,小火龙气球飘进了树枝之间,挡住司机之前说的摄像头的窥探。当他跨出一步的时候,正好有个男人跑出来,两个人相撞,男人手上拿着的冰淇淋全糊在了J的裤子上。

少年一句“草”就噎在了喉咙里,瞪大眼睛,皱起眉,迅速掏出消音手枪,在双方还保持着撞在一起的姿势时把子弹打进男人的心脏。

扶起男人并不吃力,J把他丢到自己来路边的长座椅上,脱下夹克罩在他身上,帽子一掀就挡住了那张带笑的脸——大概是在死前那一刻还想着要给撞到的人道歉吧。

不过J更加在意的是裤子上的冰淇淋。他站到摄像头的死角,把那该死的Ryuuji说的小火龙气球拽回来,泄愤似的直接放飞了,并不打算按照原先的想法带回去赏给司机,而是黑着一张脸走过依然拥挤的人群,直往出口。

半途中,J看到有个穿蓬蓬裙的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小姑娘一直往男人所在方向看。

他女儿?这样的疑问只占据了J的脑海三秒就被抛开了。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只有立刻、马上找到那辆主人莫名珍爱的老破车,然后把它彻底砸烂。

 

另一边,虽然目睹了一系列画面完全足以确定J的行动没有差错,等着接应的Ryuuji依然有些紧张。J那边的视野里一出现出口牌子,他就立马发动车子,手搭上方向盘,手指无意识地急速敲击。更别说J刚坐上副驾驶座还没来得及关门,他就已经一踩油门飞了出去。

“艹里来来的!”本来就憋着火的J因为这冲击力撞在了车座后背上,气得乡音都飚了出来,“你是傻逼吗?”

“哎哟我害怕嘛。”调笑说着话的Ryuuji一改刚才的焦灼,吹着口哨冲上高架,笑呵呵地空出一只手去挠J的头发,“别气别气,给你做个发型。”

这必须、当然是会被打开的,尤其少年依然对“没有考虑到目标男手上拿着的东西导致弄脏裤子”这个事件耿耿于怀。

“滚!傻逼!”J还踹了他一脚。

然后司机一个急转弯,他又撞到了车窗上。“Ryuuji你是不是想死!”

 “后面有人!”方向盘被转得飞起,车技精湛的Ryuuji还能分心从J怀里抢过手枪,探头出车窗躲开开枪。

一旦Ryuuji严肃起来,J也不会不合时宜地继续发脾气,更何况这种情况……

J诡异地咧出了一个笑,灿烂又天真的样子。很可惜的是,这样的笑容下一秒就被少年戴上的帽子阴影掩盖了。

对于J来说组装一把狙击枪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从黑市购买的AS狙击步枪被架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准星锁定后面追逐的轿车的轮胎。

他又踹了Ryuuji一脚,“靠边去,腊鸡,让专业的来。——你后车窗玻璃防弹吗?”

“不防,你……!”

AS狙击步枪有出色的一体化消声系统,开枪的瞬间没有任何可以作为预兆的声音乃至火焰,除了,Ryuuji那破碎的窗玻璃。

爆胎的轿车打着旋就转了出去,Ryuuji来不及心疼,赶紧趁机加速甩开他们。这时候J很得意地瞥了司机一眼,“怎么样?厉害吧?”

“把钱赔给我我们还是好兄弟。” Ryuuji面无表情。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