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剑三】不妨试着爱上一个神策

不妨试着去爱上一个神策。
世家出身的少爷,行事铺张,出手阔绰,“大伙儿的酒钱今日就算在我头上。上了战场别冲得太快,可要记得回来还钱!”
军中训练常与教习顶嘴,驳他这不对那不对,之后受的惩罚却有老老实实地足额完成。之后训练依然死性不改,非要辩上几句,训后惩罚简直成了军中一道风景。
平素一有闲暇,便离不开风花雪月。软玉温香,美酒佳肴,绝不亏待自己的享受。“天策军那帮二愣子,就知道什么军人血性。这等乐趣,岂是他们理解得了的?”
神策同天策府偶有争端,总要去凑上一脚,勇猛异常地冲上去,却总被揍个鼻青脸肿回来。顶着一脸青紫在教习面前胡说八道,“是他们动手的,我可没还手。”而后得意洋洋看着那打人的天策被罚。
对保家卫国这等事,总是嗤之以鼻,“从军嘛,不过是来混混日子的。打仗那么苦累的事啊,还是让天策那帮二愣子上赶着去做吧。”
一日三回晨昏不落地嘲笑天策府,“让他们傻练去吧,杀敌冲锋就靠他们。杀再多敌军有什么用,人死了,那些功劳还不就是我们的了?”
真上了战场却冲在最前,“爷我什么都享受过了,这辈子,不亏!你个二愣子在天策府里困着,还是个雏吧?这么下去见阎王爷,可是要被笑的!”
突围时候,一人一枪一马不退反进,推着友军快滚,“老子的老子老婆妾室一堆,再生个儿子要多少有多少。你要交代在这里,孤母老父可怎么办?滚吧,别和爷抢人头。”
十几人围上来,刀剑加身时候,还惦记着未还的酒钱,“都请了那么多回了,讨上此后清明的一壶酒,可不算过分吧?”
九死一生回乡,筋脉尽损不可再练武,那杀敌的人头干脆就算给了友军,“哈哈哈……你们总拼杀得这么起劲,倒也要让你们尝尝抢功劳的滋味。怎么样?是否觉着不若来做神策得了?”
自此之后,铁血沙场再也无关,却仍将闲置的银枪磨得锋利,日日凝望,“嘿,一算还真是亏本,敢情日后还得爷请他们喝酒?”
真看到同袍的墓碑牌位,却没了这许多抱怨。只浅淡微笑着,倒两杯酒,一杯给逝者,一杯仰首饮尽。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评论
热度 ( 6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