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随笔】

(文力不足随笔来凑)


永不再见梅兰芳。

我试着去想孟小冬说出这句话时的心情,但是无果。


上周去蹭了节戏剧鉴赏课,讲到一代冬皇孟小冬。

在那个家国不宁的时代里,当梅兰芳扬起水袖酒醉台上,孟小冬以一介女儿身披挂老生行当,出口铿锵。

她应当是个骄傲的女子吧?门第不差,才姿不差,配得起他梅大家。她该当是个骄傲的姑娘的。

讲孟小冬的《取证》这节目也是挺有意思。结尾明示暗示似的说,晚年孟小冬再没有唱过老生戏,唱得最好的却是梅派戏。她的房间里留了两个人的照片,一个是她师父,一个是梅兰芳。就差明白地说出来,她孟小冬对梅兰芳,余情未了。

可这多有意思。何必这么暗示呢?我想对孟小冬而言,感情确实未了,不是不上心,只是不愿在意。

有情敌要杀梅兰芳,梅方朋友就开始嫌孟小冬要带来危险了——因为那是梅大家,大艺术家呢。又有谁想过,嫁给梅兰芳之前的孟小冬,也曾是京华这舞台上的一枝花,何曾差上几分。

如果说那只是朋友怂恿,可一个姑娘家为梅氏长辈披麻戴孝来到梅府,被奴仆口称孟大小姐,礼貌而冷漠地赶走时,梅兰芳不曾介入。——他也怕。所以袭击事件之后才会移居上海。

漫天的谣言直逼孟小冬的时候,梅兰芳是不是也猜疑了犹豫了?作为当事人之一他没有任何表示,把孟小冬从青灯古佛里拉回来的人不是他,后来悉心关照的人也不是他。

以前看那种青春疼痛类小说(你(。),有一句话一直记着:“我最难过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觉得放到这里挺贴切的。

逝者如斯,光阴改了容颜,记忆里也许还泛着当日相遇相识相知的桃花色,可是终究后来的几十年,再不复见。

你说如果其间见过一次,两个人会不会再次走到一起呢?

不会啊。因为孟小冬说到做到,这如果不会有,因为他们余下半生再没有见过。


这节目说孟小冬一生追求名分。

可到后来,在病榻前安然照顾杜月笙的时候,孟小冬真的还在意妻还是妾这种东西吗?说来可笑,梅兰芳连妾的身份都不曾给过她。

梅先生是个大艺术家。毋庸置疑。可他并不是个好丈夫。

我相信后来与杜月笙走到一起的孟小冬是安心且甘心的——年华老去,韶光不在,闻着药香,偶尔给病榻上的人哼唱几段,那样的场面想想也是岁月静好。

她是杜公馆第五房夫人。妾吗?可仆人尊称的是夫人,而梅府称的是孟大小姐。

我也相信孟小冬始终记着梅兰芳,念着,或许恋着。可她那一句永不再见梅兰芳,言出必行。

这样决绝的孟小冬真的就像是冬日里的梅,却不是梅花,而是纵花颜凋零、雪烈风寒,也不改峥嵘凌厉的梅树枝桠。

评论
热度 ( 6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