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拾柒

拾柒

等两个人都笑够了,已是又过了会儿。

两人笑着笑着对上了眼,也不知是谁更主动些,或是两人都是情之所至。四目相对,两唇相贴,这回却是十成十的缠绵。

突然地,叶十一一把推开了江迟舟。

后者也是猝不及防,后退了几步后站住,以看比塞外更远的地方的来客的眼神看着叶十一。

——此人,像是有点病的。

万花弟子的心头不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只见叶十一先是推开了心上人,而后将全身摸了个遍,也不知是从哪里掏出来一堆一堆的竹条,有长有短,不一而足。他还将这些东西放在地上,自个儿蹲下去,认真数了数,确认无错后便就地开始捣鼓起来,完全将人晾在了一边。

如果是他的马儿素月在此,大概又得腹诽,这人形单影只至今,除了早年贪玩以外,更大的问题,真的出在脑子上。

所幸江迟舟与他相识日子已有不少,相处的那些记忆日日在脑中翻覆,不愿停息。不知不觉间,倒是深切明白了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倒也没有多恼。

等了会儿,叶十一身边已多出了许多个大小相同的纸灯,糊在竹条上的纸用的是有名的薛涛浣花笺,不由让人感慨,这藏剑的少爷还真是……人傻钱多。

想那薛涛何等风雅,因她而名著的浣花笺却被这人拿来当油纸糊灯,真真是如牛饮名茶。

自小便长在大唐三大风雅地的万花谷的江迟舟见着这一幕,凝目叶十一良久,终究也只能扶额长叹。

又过了一会儿,叶十一才忙完,行着特定的步法将纸灯一一放上天空。大漠浩瀚如倒映着沧海的星空映着深红的孔明灯,到还真是别有风情。

江迟舟抬首,看着高低不齐的纸灯在空中漂浮不定。到得一定高度之后,站在地上的人便依稀看得出那排列得并不十分齐整的形状。

是个心形。

“这孔明灯,源出七秀坊,名叫‘与子偕老’。”一旁叶十一的声音响起,似是可以压低了,怕扰了这夜,这灯……这人。“本是想着,若你一定不愿承认,便对着男身的你,再表白一回,于是托着师兄弟们飞鹰带来的。如今……”

后头的话他没有说下去。

而江迟舟也只顾看着越飘越高的灯,并没有看他。


——————————————————————


与子偕老源出七秀坊是我乱说的,因为告白啊情啊什么的事情觉得大概就是秀坊的手法(不要打Ծ‸ Ծ

一晚上两更我要被自己感动了。

评论
热度 ( 1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