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拾伍

拾伍

叶十一的轻重双剑,对阵过很多人。

早些时候,年少轻狂,因仰慕着三庄主当年的无双风华,四处挑战高手名宿,往往剑折人败,却是伤口数量比胜场多。到后来历练得成熟了些,便醉心于曾厌倦的枯燥反复的练剑,同师兄弟切磋较量,各有输赢。年纪再长,武艺已颇算得上同辈翘楚,游走江湖,行侠仗义,意气一起便同人过上两招,已然有九成胜算。

如今,胜过他的剑术的人不多,败在他剑下的人不少。

但无论如何争胜好强,叶十一不曾想过有一日,剑之所指会是江迟舟。

——为何?

叶十一想不明白。

他以从未有过的正经面色端视了对方良久,而后似有所悟,便是一笑,反手拔剑,作了个礼,方方正正,是叶十一这辈子不曾有过的周全礼数,“请赐教。”

话音落地的第一个瞬时,江迟舟向后一跃躲过叶十一的一式醉月,反手便甩出如针气劲直取他定身穴道,正是芙蓉并蒂。却见对方已更先一步一式平湖秋月穿行至他身后,以剑柄作剑尖便要还击。

江迟舟周身气劲流转墨色纷扬,少阴指使出疾速后退,接上一式蹑云逐月便要拉开距离。怎耐叶十一迅速便近了前来,恰是江湖上出名的藏剑剑式梦泉虎跑……

一场不知所起的切磋比划。

分明皆是彼此心上之人,手下却无半分留情。

一招一式,一来一往。

一个是出身大唐三大风雅地之一的万花谷弟子,紫衣翩飞,墨发如泉,端的是如玉公子。

一个是藏剑山庄的弟子,明黄衣衫耀如中天之阳,剑光散落,便是藏剑西湖,君子如风。

若离远了看,花树,流光,紫衣黄衫交缠相错,比起拳脚相对,却更像是一场舞。

这场舞里,绽了青岩万花谷的姹紫嫣红,落了杭州西湖的蒙蒙烟雨,动了两个人的心。

叶十一挥剑的时候忽然慢了一拍。

江迟舟扬墨的时候忽然顿了一刻。

叶十一垂剑指地,却抬眸望着眼前之人。

江迟舟收笛入袖,目光一转落于叶十一。

他抿唇,似是不知要如何开口,踌躇片刻,方仍嗫嚅道:“你……”

叶十一并不催促。他觉得自个儿方才似是触到了这人心里所思所想,于是他便不急,他乐意等这么一时半刻,等江迟舟自个儿说出一个所以然。

但理智是如此判断,无意识间,叶十一握剑的手却紧了。

而江迟舟本是为躲开同他相视的尴尬转开视线,一见他如此,却是笑了,“你是否……”他重又抬首,看入叶十一眼里,“叶十一,你是否早已知我是谁?”

后者的手松了松,目光凝定,郑而重之地应了一句,“是。”

“何时知道的?”

“那日你一式春泥护花的起手,同‘她’一模一样。”

江迟舟一愣,倒是没想到竟是如此答案,“你倒是仔细。”

“自然。心上人的事,我桩桩件件都看得、记得清楚。”叶十一笑,细看却笑得古怪,几分踯躅几分紧张几分坚定。长舒了一口气,他迈步上前,“迟舟,我——”

一支莹白的笛抵在了他颈边。

顺着笛身看过去,江迟舟眉目清淡,如山水墨色淌过,“方才的比试,还未分出胜负。”

“叶公子,请。”

评论 ( 3 )
热度 ( 6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