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拾肆

拾肆

江迟舟怔愣了有一会儿。

也许只是那么几个瞬时,也许已是过了许久,他觉得头顶上的太阳,有点烧灼了。心下躁意腾起,他敛下眸,淡淡回了一句,“我怎么知道。”

“嗯……也是。”叶十一却加深了笑意,觉得拂面而来的不是热浪翻腾的沙漠风,而是西湖畔依依翠色绕出的杨柳风。

或者还有花香吧……那漫漫花谷里极尽妍态的万花之香萦绕于鼻尖,熏得旁人欲醉。

 

这醉意醒在他们到达西域之后的那天夜里。

两人在一家颇有西域当地特色的小酒馆里入住,正巧有一伙商队也在此,空房不多,两人便同住了一间。然而半夜醒来,叶十一发觉身边却是空的。

登时就醒了个透彻的叶少爷猛地坐起来,点起灯环视屋内,灯光一点一点把这不大的屋子照亮,却照不出那个紫衣墨发的万花公子的身影。

当时叶十一就卧槽了。

都到这当口了江迟舟不会忽然想起来又要不辞而别了吧?不可能——呃,也许应该大概——个鬼!辞了一次就够可以了本少爷怎么可能让你再来第二次?!

叶十一浑身的慌乱满心的情念都化成了深深的怨念和眼里冷冽如屋外月光杀气,匆匆套上外衫就要往外跑,忽然脚步一顿想了想还是带上了包裹。

——江迟舟,你最好是在那儿!

 

叶十一一路拿出了这辈子最大的拼命劲儿,内力完全不要钱似的催动着踏着藏剑轻功的步法往前赶,远远看见明教那神奇的在夜里发着奇异光华的三生树下站着的人影,在恍恍惚惚地停下来。

三生树柔和而温暖的光,映着江迟舟秀丽如莲的侧脸,叶十一气力一松,脑子一空,原先想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只是心里喟叹:幸好……

这么叹着,叹回了江迟舟的一回眸。他似是愣了一愣,而后手中雪笛一握便朝叶十一走来,一直走到叶十一近前。

实在是极近——太近了。叶十一凝视眼前的眉目,喉间略有干涩,竟生平头一回不敢开口。却是江迟舟道了一句:

“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度落叶又抽枝。我持击龙搏虎之力,请君赐我一教。”

……诶?

…………诶——?!

评论
热度 ( 2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