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拾叁

拾叁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正是朝日初生,龙门荒漠里的日头尚不算烈。叶十一与江迟舟两人因需趁着这段好时候抓紧赶路至关城,便不及有何交谈。然而骑着素月策马疾驰的叶十一眼前总挥不去同行的万花弟子当时对着金老板娘的背影露出的笑容。

好似是优昙不畏白日景光,坦然开在阳光下;好似是睡莲敛却娇羞,施施然展开层层花瓣,将香气散出……叶十一觉得自个儿该是抓住了什么,又疑惑可是错觉。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一瞬有些酸涩的醋意,更多的是心口怦然的跳动。

砰、砰、砰。心口跃动,合着马蹄的踏踏声,衬着视线里随着马儿奔跑而上下起伏的江迟舟的身影,缠着春草般疯长的情。

迟舟、迟舟、迟舟……叶十一想他完了,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那份耐心一路行至明教三生树,他无比无比无比地想要抱住江迟舟说自个儿已经什么都知道了,那么他现在是做何想,再次不辞而别,还是——还是愿意——

叶十一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下过于涌动起伏的心绪,漏出口就是一句:“迟舟。”

万花弟子似乎是惊了一惊,勒着缰绳的手一紧,马蹄声便乱了少许,好在他及时回神,手下放松,才未将马匹也一同惊了。而后他也未回头,只应声,“怎么?”

这么问的时候,江迟舟有一种极其强烈的去看叶十一此时神情的想望,却生生按捺了。他方才在回想两人相识以来的种种,却仍未想明白心之所向。他怕此时这一眼看过去,心便要彻底乱了——虽说原先,也并未理顺多少。

“迟舟……我同你在龙门客栈的初见,你可还记得?”叶十一问。

“嗯。”记得万分明晰,太过明晰。听着酒醉的人口口声声心心念念全是“余晚”,原本的迷茫无措抗拒背离全数退去,唯有一份喜悦不断不断地滋长,满满的溢出心口,漫上唇角,缀出一抹浅笑。心里好像有个小人儿在雀跃不已,是嫌太跳脱了,但却,无法让他停下来。

“那时我念着的余晚……是我的心上人。”一向是张扬的藏剑弟子少见地压低了嗓音,似是隐藏着不安,又似是隐含着温柔,“我同她相识至今一年八个月零七天,仅相处三个月,却觉已相知三十年,相守三生。”

“……嗯。”江迟舟只无可无不可地应了一声。

“我少时多有荒唐,桃花债欠了许多。但对于余晚,我却是珍而重之,十成十的认真——也许是年岁长了,当年游戏情场的心也就淡了。也许当真是缘分天定。”叶十一顿了顿,轻笑,“我更乐意相信后者。”

“……四处风流未必不潇洒,为一人而执守,值得?”

叶十一被问住,倒是愣了一愣,而后洒脱地一笑,别有几分藏剑山庄逍遥风骨,“值得吗?我是不知道的。不过若是能与余晚相守完这一世,也许,就能明白了。”

“你说呢,迟舟?”


——————————————————————————


快完结了……吧?

于是发个新文预告什么的(喂这样真的好吗(


——————————————————————————


那一年,他们立了个君子约。

“你在此结庐一日,我便一日不下山,如何?”

“好。”


>>>。【剑三×羊花】青山送归客

评论 ( 1 )
热度 ( 6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