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拾贰

拾贰

龙门客栈的金老板娘总是一边抱怨着早起有损其美貌何况起来也不过是看漫漫黄沙无趣得紧,一边勤勤恳恳地自床上起来挨个去喊小二、大厨、账房,而后自个儿便轻摆柳腰摇着团扇四处逛逛顺带去找李复公子调笑一番。

今个儿老板娘如丝媚眼扫过李复,却落在了堂中端坐的紫衣公子身上。金老板娘唇角勾起艳丽的笑,婀娜多姿地落座在他对面,“这位公子。”

正饮茶的江迟舟放下杯盏看向金老板娘,略带疑惑,“不知有何指教?”

“呵呵……指教。”金老板娘低喃了两字,神色莫名,转而又笑,“公子,花开堪折直须折啊。”

江迟舟怔愣了一下,下意识想回头去看看楼上又按捺了下来,余光略过不远处的李复,重又回到金老板娘身上,还带了点恍惚,“值得?”

“自然。”金老板娘的团扇摇出一阵西域香料的味道,女子的笑里有千种风情万种良辰,却也不乏倦懒遗憾,“人总是会老的。同年岁比起来,什么都是无谓的。你说呢,公子?”不等回复,老板娘已然起身朝李复公子迎了上去,“李公子……”

韶华百岁,黄土白骨,有什么能敌得过这悠悠年月?

江迟舟望着金老板娘的背影,想起她看向李复的眼神——美目之中映入人面,好似带了缅怀之意,依稀是当年故人。

“无谓……吗。”江迟舟轻笑着浅啜了口茶,而后放下,凝目于青碧茶水之上,看到倒映出的眉目之间,清晰可见的茫然与明晰。

“叶十一……”

 

“哎,迟舟。”

身后的应答声令江迟舟惊了一惊,他猛然转身,看到正自楼上走下的人。一身明黄衣衫潇洒俊逸,本该是君子如风的藏剑弟子,却因还在略显忙乱地整理包袱而有些傻。

也就是看着傻。江迟舟在心里头默默补了一句。

叶十一好不容易把师兄弟们寄来的东西都妥帖藏入包袱中,一抬头对上江迟舟的眼神,略是不解,“怎的了?不是要走?”

“一时出神,抱歉。”江迟舟微微一笑,将茶盏盖上,顺势起身,在桌上留了些许银两,想了想,又自袖中取出了一根簪子——显见为女子所用,虽是木刻,却极为精致,以细致入微的刀工勾勒出芍药正开至荼蘼时的娇艳。

将之收入眼中的叶十一眸光闪了闪,问道:“迟舟,这是你自个儿刻的?”

江迟舟把簪子放在银两一旁,手指搭在簪身上顿了顿,眉梢好似弯了一弯,答:“是万花谷里的师妹送的。”

“那你便这么送人了?还是……哎,老板娘?”

“嗯。”这回江迟舟的笑已是明显,唇角一抹淡淡弧度,宛如晕染于宣纸之上的水墨。他将目光投向已暗自注意这厢的老板娘,笑意加深,“如此……值得。”

 

“客官慢走!”小二呼声高亢,送别了两位住客,转头便又同样高声招呼起下一位客人。

金老板娘自秋叶青姑娘的瞪视下脱开身,半倚着桌子,素手拈了根簪子,遥遥望着一金一墨两道身影远去,好似又听着那公子的“值得”二字。

她便不由得笑了,这笑一如当年青葱时的亮丽,又多了当年不曾有的岁月沉淀的妩媚,“江湖上的年轻人,还是这么有意思啊……”

评论
热度 ( 4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