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拾壹

拾壹

磨墨,执笔,落字。

在笔走龙蛇的那一段时间里,也许江迟舟当真想过,这便是最后的了结。然而在龙门客栈见到叶十一的第一个瞬刹,眉骨不自觉一跳,他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缘定于天,情生于心,却再没什么能将它拔去。

应当是懊恼的,才不愿相认独自上路,仍坚持己见地要做个了断。

然而当真是,事不由己,缘不由己,心不由己,情难自已。

——叶十一,你所赴的,原该是个只得伤情的约,你可知?

江迟舟自床上起身,看着窗外的银月黄沙,嘴唇翕动,隐约是念着“叶十一”。

叶十一、叶十一,当真是……好一个叶十一。

其实他知道的。在师兄那一席话入耳之前,他早已因叶十一而动摇。求道之心自然未变,只是此心之外,多生了一份情。师兄的话,不过是多一个动摇的理由。

男子吗?自然是在意。怎能不在意。

但多少在意多少坚持多少固执,是否早在他执起打穴笔的那一刻,就已被击溃?否则为何此时,他忽然如此想见叶十一。

初时那人女装巧笑倩兮的模样,行途中那人指点河山道尽天地辽阔的模样,被冷落时的不解委屈地模样,在客栈醉酒颓然的模样,马贼之间招式行云流水意气风发的模样……桩桩件件,映入眼底,存入心底。

“叶十一……”江迟舟出声轻唤,声里混着绵长的叹息,却也含着笑意。

 

“叶十一。”

翌日晨时敲门,万花弟子的语音里已然是一贯的清凉,有如子夜池中青莲将开未开时,沾染上莲瓣的寒露。

屋内人也不知是在作甚,哐啷当哐的一阵乱响,而后是叶十一些许癫狂的喊声:“啊……这帮人啊!!”而后又顿了顿,似乎是在确认方才是否有人唤他,“……迟舟?”

江迟舟按下心头泛起的些许好奇,抿了抿唇,道:“你若有事,便稍后再出发。我在大堂等你。”

“啊?啊、好。”话音落,屋内又是一阵乱响。

不知为何眼前便似有叶十一手忙脚乱的模样历历在目,英俊的藏剑弟子一身狼狈脸带不耐偏又只能忍着,那等神态令转身下楼的江迟舟不自觉地笑起来。

笑里莲开,清香四溢。


————————————————————————


不要问我为什么更新得又慢又短小,一入基三深似海,相煎何太急。

评论
热度 ( 2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