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拾

回到万花谷,日子还是一样过。

采药、练针、习书,顶着同门诧然的目光练起花间游。

什么都不曾想,便仿佛什么都不曾历过。紫衣墨发的万花弟子运功打穴,面上是一派心无旁骛的端凝——商阳指、少阳指、钟灵毓秀、兰摧玉折、听风吹雪……雪断桥……

恍惚间便有一人的声音响起,极是清朗,如松上清风,“若有机会,我带你去杭州看断桥残雪,为你一舞雪断桥。不知到时可有幸得万花风雅之曲相伴?”

好似是终于被什么尽力逃离的东西追上,气息一滞,内力四散,搅动气血。江迟舟以手按住左胸处,试图平定心绪。

只是波澜已起,哪有那么容易再定下。

无处不是那人的声,无处不是那人的影。他在三星望月之顶远眺,漫山漫谷的茂叶繁花,他却觉满心满眼皆是叶十一。

剪不断,理还乱。

终有那么一日,江迟舟正准备去采茶,孙药圣忽然叫住了他,“迟舟啊,你近来颇见心绪不宁,如有何事,还是须得道出方能再寻法解其忧。”

“是,师父。弟子饮过安神茶,不碍事。”

孙药圣笑着摇头,“安神茶?不过是用以自欺。迟舟,医药并非处处皆通。心病此症,药石无灵。你可明白?”

江迟舟抿唇,出口的话无端艰涩了起来,“是,弟子明白。”

 

“你明白个屁!”

外出游历多年的师兄回来时携了位如花美眷,听说是将师兄绑了去做压寨相公的女土匪,却一袭水蓝襦裙温雅可人。倒是师兄不知是否在贼窝里呆久了,染了一身粗莽气,听罢他絮絮言语便是一句粗口。

“我问你,你到底是在意那人是男子,还是本心无意情爱?”师兄问他。

“自是……”江迟舟脱口便要答,顿了一顿,道,“皆有。”

师兄摇头,“那为何不在尚未明了身份前告辞?迟舟,你本已动心,又何必自欺?”

动……心……?他呆愣有半晌。

看着那个人的脸提出邀约,那便是动心的起始吗?一路游览笑谈,那便是渐长的情吗?

那么在骤明其人性别时的与其说冷漠不如说是慌乱和溃逃,那是什么?

——那是,即使如此也依然无法断情的无措,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对己身、己心已然深陷的了然。

他以手掩目,忽然低低笑起来。

“明白了?”师兄看着他,也笑。

“也许……”江迟舟摇头,想起师兄身边的女子,又问,“倒是师兄你,当年不是曾言‘医者孑然,方得至道’么,怎么如今却是如此?”

“哎,这个啊……”被问的人显出尴尬之色,但又是不无释然的模样,“那时候嘛,是觉得医者无私方可无畏,无爱便无惧。但是若真无情到那份上,却是背离了医者的本心。医者有对自然之情,对人之爱,之后才酿出一份仁心。

“那日我被小隐抢去,拒她婚姻之邀时,她便是这么笑我的。”

江迟舟并无可知,自己究竟是全然明悟了,还是仍有疑惑。那么便暂且依了心里那份思念吧,再见一次,也许便可了断,或者,将情更是深种。

 

那之后半月,西湖藏剑山庄里的叶十一收到一封飞鸽传书,上以隽雅正如书者的笔划写着:一年之期,大漠西域,三生树下,了结前缘。

落款是,余晚。


——————————————————————————


终于考完了高考_(:з」∠)_

评论 ( 5 )
热度 ( 8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