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随笔】

恍然间想起沈清轩,像是记忆在行进时无意间走岔道路,拐过一个弯,又与起点相遇。


想他在烛光下微微抬眸,轻笑说:“我与你殊途同归,可好?”

想他对着一粒珠子说起想念,仅仅四字,却仿佛耗尽一生的爱恋。

想他困守山中无望等待到天地都苍凉。

想他手染鲜血却还伸出手去索求一个拥抱,渴求到极致,唯有一人可解。

想他谋算殆尽百般纠缠,赌命劳心,斩断所有余地去争一个妖的施与。

想他倒在妖怀里奄奄一息,方敢说出一句喜欢。

想后来沈祯问沈珏,你觉得你爹爹是个怎样的人?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却又始终顶天立地无愧于心。

沈珏说,我也想成为爹爹那样的人。


写这个的时候一直在听塔姐和云泣合唱的《贪欢》,唱的是许仙和白娘子。

“不过是痴的痴醉的醉。”

被这一句打动,有段时间一直听一直听,笑着哭着醉着。

到头来,不过如此。

评论
热度 ( 8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