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晚上看了个电影,挺久以前下的了,《胭脂扣》。

只是为了哥哥去看的来着,到最后印象最深的却是梅艳芳。初看并不惊艳的一张脸,但是眼波流转指尖轻拈,都是一种女子妩媚。

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柳永的诗,“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我在如花的身上看到了良辰好景,千种风情。只是可惜,终究是错付。

也许该说她傻吧?风月场中,人来人往,哪里来的真心。这样的话似乎是自古说到现今。说到渐渐地,已不需要再限定于风月场,世间熙熙攘攘,无情的也总是比有情的多。

电影里阿定说,我不会喜欢如花的。她的感情太激烈,我承受不起。

他说,我们终究只是普通人而已。

都是普通人而已。所以似乎,不付出太多太深太重的感情,也就成了理所应当。大概真是如花太过痴心,于是妄想。

不知道怎么评价十二少最后的悔恨。也不知道该怎么看如花最后的“不等了”。

只是,说如花,叹如花。这世间谁能配得起她的情呢。


提起风情,不由想到《东邪西毒》里的张曼玉。

无法不记得那样一张脸。就是一张脸,没有什么动作,就是倚着窗框,眉尖轻挑,唇角噙着很淡的笑。

她说,他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自己想要的都能得到。

她说,我就是要让他知道,不是那样的。

那时候她带了点胜利者的得意,有些女孩的小狡黠,更多是少妇的慵懒风情。江南说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张曼玉。

而我记得更深的是她笑着说,我以前以为我赢了,后来才发现不是。我最好的时候,没有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笑着笑着她就哭了,她对黄药师说,你真老实。

言下之意那么明显,也许有些怨怼,也许只是后悔。

你真老实,你怎么会这么老实,你可以……别这么老实的。

《东邪西毒》里的感情,就像是最后欧阳锋的那一把火。燃烧在沙漠里的火,看似很是激烈汹涌,但在烈阳下也仅是米粒之珠。

只要有一个人,有着如花那样的不顾一切,至少,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也许是因为害怕吧。

就像村上春树说的,有谁会喜欢孤独,只不过是害怕失望。

怕被拒绝,怕受到伤害。所以付出得少就可以了。


想起了沈清轩。

那个人很奇怪吧,大概。他付出得不少,为了情他把命都豁出去了。可是直到死,他才有勇气说一句,我喜欢你。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就可以不给对方留拒绝的余地。

其实他一辈子,又何尝给过余地。


人世无常。

常常能看到这样的字眼。

或者又说,情深不寿。

大概就是所谓盛极必衰。


回忆起沧月的《曼珠沙华》。那个阴诡莫测的大祭司说,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他的师父空涯大祭司说,你的内心,空得什么都没有,要何以为继呢?

挺冷。

但是幸好还有些人和事可以让人相信誓言和感情。

古龙有一篇随笔里说起倪匡夫妇。他们是那样一种互相依赖的关系,就是无论路上多么拥挤,回头的时候总能对上对方的眼,然后发现原来身后一直有人在,然后相视而笑。

我想无论是如花,或是白驼山上的女人,或是沈清轩,执着痴缠那么久,其实也不过就是想要这样一种会心。这样一种,无论世事如何翻覆,最终尘埃落定,总有个人还能并肩而立,红尘与共的安心。

《花与人俱老》里,莫雨说,在哪里都是无所谓的,重要的是有那么一个人,有他在,每一天都像是一生那样久长。

大概就是如此了。

评论
热度 ( 11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