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玖

想是如此,但正如叶十一自个儿说的,他哪会甘心。

春光中有巴陵十里灼灼桃花,艳丽得闭上眼都觉眼前仍是一片红;夏季有杭州曲院风荷,却不知莲荷可比得上余晚半分亭亭;秋日枫叶如火,直将香山烧作焰山;冬时太冷,但亦有断桥残雪可赏,他记得自个儿尚欠余晚一场剑舞,恰可在彼时将一式雪断桥使来……

这天地浩大,这江湖广大,他还未同余晚看遍山高水长,岂会甘心。

然而再不甘心,又能如何。

纵你满腹的深情厚谊,无人接受,便不过是虚妄。

叶十一其实记不太清在伤愈醒后见到余晚“此去勿念”的留条后是什么心情了。也许是太悲,也许是太痛,也许是酒醉了身醉了心,而他不愿醒。

想他叶十一,出身藏剑叶氏,英俊多金,又小有名气,到哪不是受人追捧。唯有余晚,绝情如斯,在共过生死许过重诺后又不辞而别,真是好潇洒好洒脱!

要说恨,怎能不恨?要说舍得,却又如何舍得。

这世间情爱皆是劫,但终不过甘愿而已。

是他深种了执念,且他绝不愿放。

余晚,余晚,或者唤一声,迟舟。

 

公子……迟舟?……余晚。

江迟舟在房间里翻覆已有半宿,仍未眠。耳边无法屏蔽的皆是叶十一的声音。他仰面朝上,向着虚空伸出手掌,握拳,捏散了那张似镀了金边的笑颜。

自六岁拜入万花谷学医,至今已有二十载。他仰慕当年的师兄一人医行天下的风华,毕生所愿便是孑然而行,悬壶济世。他所求仅为医道、仁心,这是一人之道。他从未想过旁物。

东方谷主摇摇头说此子若将这份心用在武学上,将来江湖风云录上又该多一位少年英豪。

孙师父呵呵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说迟舟你本心无错,只是过刚易折。

但他仍对万花笔法弃若敝履,仍只一心专注于离经之道——至少在遇见叶十一之前,他从不曾在意过旁人的说法,也从没想过这世间原还有情爱一事。

至今他都记得从白帝城上跃下的宛若惊鸿游龙的身姿,那般逼人的风采令他第一次开始后悔为何不曾学武。

这姑娘……倒是可爱。彼时他看着叶十一的鬼脸忍不住笑着想。

可谁会料到这竟是位公子。而这位公子说,他喜欢他。

叶十一并不知道,他们逃出白帝城后藏于客栈中疗伤,江迟舟为他敷药时手都是抖的——他第一次慌成这样。是因九死一生的后怕,也是因他在生死一刻间直白道出的心意。

他的医道,是一人之道。不是他不想旁物,而是这条道本便容不下第二人。

收拾了行李留了纸条,江迟舟其实等到叶十一醒了才离开。他换上了男装,出客栈时与叶十一擦肩而过。

他全未察觉。他也未曾出声。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