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陆

叶十一骤然侧身越过剑柄去看马上的江迟舟,愣了愣,转而朗然一笑,“多谢。”

江迟舟微诧挑眉,“谢什么?”

“这一句赞,这一份心。”叶十一浅笑,将剑入鞘,跃身上马,落在他之后揽过缰绳,敛下眸中异样只看向江迟舟的笔,“医者仁心。”

“……自双修花间心法,我便再当不起这一句了。”江迟舟的话中含了叹息之意。

叶十一踢了踢马腹随意选了个方向,将视线转至前方,目不斜视踏过满地尸体,心里大抵还残留些杀机紧张,语气淡淡如刻意掩了什么,“我曾见过一万花谷弟子,单修离经易道,落入贼手难出——至少双修便不会有这等事。医者,得先保自个儿活下来,才能救人不是?”

江迟舟沉默了会儿,道:“……我为医者。”

答非所问。叶十一却明白那一句的执着。

我为医者,须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艰险、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

这是叶十一问余晚为何不修花间心法时,那葱白玉指沾了茶水一笔一划写在桌面上的、每一个万花弟子拜入谷中时所立的誓言。

是医者,所以不能忍受手上害了性命,便是修一二武学,也觉有所愧对。

有时叶十一难以理解,因他自入江湖,虽不至于杀伐成性,总也不免剑下亡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况万花弟子离经取命的也不少,偏余晚执守至此。

有时叶十一却正是爱这般的余晚,虽是倔强,却也难折。

然而啊,“虽是如此,却也望你多保重自身。”叶十一望向远方,似乎运气好到隐约看到了龙门客栈的轮廓,或是欣喜之下,或因思及心上人,言辞中的紧绷不由褪去几分,倒有些低沉的温和,“将你置于心上之人,断希望见你安好。你无恙,便已是救了他们了。”


评论
热度 ( 4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