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伍

女子柔雅的面孔如枯叶般褪裂飘远,叶十一倏然看清了那张其实细看去与余晚尚有差别的面容,吓得大叫一声往后一跳,情急之下身形不稳就直直往下栽倒。

黄沙突起,窥伺已久的沙中贼恰在此时出手!

两柄闪烁着寒光的弯刀正对上叶十一的琵琶骨,挟带出刃必见血的狠厉老辣。粒粒黄沙滑过刀刃,有些微的刺耳低音,转瞬便要插入对手血肉,斩断筋脉!

说时迟那时快,叶十一一个转身,弯刀就正对他的胸口——刺了进去?

咦——?!说好的藏剑弟子武功高强身法奇诡呢?说好的来报仇的呢?

连两个马贼都有些难以置信居然真能一击得手,紧握着刀柄的手还爆着青筋,两眼望着刀刃上垂下的金衣怔在了原地——等等,衣服?!

几尺开外,祛了外袍的叶十一握剑在手,金冠墨发,笑意清浅,“藏剑山庄制式锦衣破军,乃二庄主亲赠,二位觉得材质如何?”

风过,流沙。那个嬉笑怒骂皆随心的男子杀意入瞳,掌中武曲剑反映着中日光华,却凭的有一股冷月清寒。

马贼心中一紧,招呼同伴:“上!”

沙下埋伏的十几人披着一身风霜突起,弯刀划出一道冷冽的弧,砍向叶十一。然而就在同一个瞬刹,剑出若惊鸿,在道道刀光之中出入自如。

云栖松山间,虎跑梦泉边。

平湖秋月醉中宵,黄龙吐翠断雪桥。

剑上满溢剑气金光,有马贼惊呼:“小心!风来——”

未及道出的提醒被一剑斩断,叶十一跃起,双手握住的金蛇重剑旋若游龙。

剑尖插入沙地,叶十一倚着剑柄,环视过身周一圈倒下的马贼,“风来?霞流足矣!”挑眉轻笑风流,是说君子西湖藏剑庄,倚剑任人笑张狂。

仿佛有江南西湖柳叶被惊落,随风飘过眼前。江迟舟微微一笑,放下了已成春泥起手式的笔,看着那与原先嬉皮笑脸模样截然不同的男子,低叹了一句:“好功夫。”


评论
热度 ( 7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