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肆

飞尘漫卷黄沙,纷扬过叶十一眼前,依稀将这沙漠涂洒作白帝城的景光。

初春时节,为盗美人图换了女装混入白帝城中的侠士熙熙攘攘,你来我往,一个个真假难辨的美人彷如娇花明媚,一不留神,便迷乱了人眼。

叶十一来此多次,自是驾轻就熟,一路顺利至了木人阵前,见到个身姿婀娜的柳色身影。

那便是余晚。

她是正经被绑来进贡给城主宫敖的白帝城中人,因为听闻混在伪装的侠士之间便能逃脱,故此前来一试,谁知困在了这木人阵前,进退两难。

大概是一向闲事管多了,叶十一见此也就习惯性地上前细细询问过缘由,因怕拍掉假胸而没敢拍胸脯,只是依然不减潇洒地一笑,“没事,我带你走!”

木人阵考验的是眼力和身法。余晚一柔弱女子,论身法确然是难了些。所幸藏剑叶家看门的功夫俱是以身法为重,自小在庄内习武的叶十一怎么也不会差在身法上。

躲过巡卫又过了胖厨师那一关,叶十一带余晚到疯丐面前时,变故陡生。白帝城管事竟察出有人偷逃,城卫汹涌而来,转眼便要至此处。

千钧一发之际,叶十一揽过余晚腰身,一跃而起。踏着守城卫士的肩头越过城墙,飘摇而去,正落在环城江面的一叶小舟上。

藏剑门派轻功浮萍万里,叶十一一向学得极好。此时着女装施展来,发若流泉,衣如蝴蝶,更端的是如风卷落花,行云潇洒。

余晚一双明眸凝望着他,低声道了一句,“好功夫。”

叶十一朝她一笑,旭日一样的耀眼。一转身又对着城墙上的城卫比了个鬼脸,搭上他这一身,较之方才少了几分恣意多了几分娇俏。

他没有看见余晚眼中闪过的笑意。

 

小舟顺水而行,他问余晚的打算。

“可否请姑娘送我回青岩万花谷?”余晚如是问道。

间歇性脑子少根筋的叶十一完全没有注意到她那“姑娘”二字,只略有惊奇地问:“你既是万花谷弟子,又为何会受制于人,被送到白帝城中?”

余晚浅浅一笑,美目中光芒流转,“因我只专修了离经易道这一门心法。”

难怪!叶十一恍然,旋即一笑,望着她的眼神亮得异样,“离经易道为一人。姑娘当真是医者仁心。不过离经弟子护身之力总是差了些,不如以后就由在下护着姑娘如何?”

余晚抿唇,状似娇羞之态。片刻,她直视着叶十一,弯起眉梢,道了一句,“如此,多谢。”

那笑便一如此刻江迟舟的笑,清清淡淡,如墨似莲。

叶十一恍然抚上眼前人的脸颊,呢喃一声:“余晚……”


评论
热度 ( 5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