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叁

沙漠之广渺非人所能想象。风拂沙而掩踪,前人离去时留下的脚印不一会儿就已被除尽,唯留下后人苦苦寻觅。叶十一金衣白马,本该是长安街头赏花游乐的风姿,此刻立在沙漠中却显出了几分呆样。

事实上,叶十一现下也确实是呆住了。

他急匆匆赶出来追人,除了马上原就备着的水袋和身上的武器其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带上,其结果就是他不仅没追上人连回去的路都找不着了。

都是那帮子损友的错老说藏剑人傻钱多看这下真把他给说傻了吧……

叶十一叹口气,转身想随便找个方向碰碰运气,没想到这运气竟然好得出奇,无愧于当年他在稻香村找余半仙算的水卦,一抬头就见着那位紫衣的公子,长袖飘飘,风度翩翩,一双眸子凛凛看来便如昆仑山顶千年的寒玉,直凉到了人心底。

然而虽说外表与原先一般无二,叶十一再呆再傻毕竟也是老江湖了,一眼便看得出他受了伤,连连上前扶住,轻声相询:“这位公子——诶!”

紫衣公子一把甩开他的手,脚步不稳地向前走了几步,便听叶十一在那儿喊:“你受了伤我扶你一下而已,又不是要……你,你至于么!”

言方落紫衣公子浑身寒气已足以逼人,便是在这荒漠中怕也能冻住方圆几里热土,“不劳费心。”

他说得冷淡却扑不灭叶十一一腔侠义热血,或者说是治愈不了叶十一的一根筋。第一次听他说话声音不错啊小样儿让庄里师妹们听到简直要兴奋得尖叫起来啊——叶大少爷关注的重点,完全错了。

不过他也尚算敏锐,知紫衣公子这人定是倔强,便转言道:“诶我迷路了你能给我带个路去昆仑么?”半真半假的话,向来最让人信服。

紫衣公子侧转过身凝视他半晌,才道了句:“好。”然后身子一软就往下倒。

叶十一眼明手快地将人揽到怀里,对这人的性子有几分失笑,摇了摇首,颇为无可奈何的模样。又忽闻怀中人低声一句:“江迟舟。”

向来聪明过人偶尔才犯个二的叶大少爷立时反应过来,眉开眼笑,“是,有劳江公子了。”

……

纯白如雪的素月步步踏沙,马背上一金一墨的身影相错,被日光拉长的影子映在漫地黄沙上,交叠作一人形状。

走过一段路,叶十一踌躇了又踌躇,终是开口问道:“迟舟,你是怎么受的伤?”他已经自来熟地唤上了同行者的名,出口自自然然仿若相熟多年的好友。

江迟舟沉默了会儿,道:“马贼。”

喔——叶十一明白了。鸣沙山的马贼乃龙门第一诈,向来仗着熟悉地貌埋伏在沙中偷袭过往孤身之人。便是江湖侠士中的高手,走过漫漫黄沙路,又在猝不及防之下腹背受敌,都是极易受伤的。

倒是厉害得很的样子。叶十一忽然一勒马,“鸣沙山在什么地方,我代你去教训教训他们。”他见江迟舟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手一挥豪情万丈道:“不用谢我,也莫再说什么‘不劳费心’,本少就只是看他们不顺眼而已。说吧,往哪走?”

……你见过几个打抱不平的还要受害者带路的啊叶少爷……连素月都忍不住腹诽了。

江迟舟微微一笑,一如当时酒醉的叶十一靠在他肩上让他不要离开时掩在杯下的唇角弧度,淡如水墨,雅若青莲,“此地,便是鸣沙山。”


评论
热度 ( 5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