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劍三×藏花】遲舟暮歸晚。壹

原來發在晉江小粉紅上的文,既然小粉紅關了就搬到lo上來了。應基友要求開的腦洞,據說有bug,第一次寫多見諒。


————————————————————————————


咚!

人倒在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龙门客栈的金湘玉老板娘妖妖媚媚地挑了凤目去看边上青衫儒雅玉树临风的李复公子。后者笑了笑,倒是还能淡淡然说句:“这位公子与在下斗酒,奈何……”

噢,原是酒醉。

这等事走江湖的人见过不下百次,委实平常得很,便百无聊赖地收回了看热闹的视线。金老板娘的目光却在李复身上扎了根似的绕了几圈都未离开,直看得李复公子干咳一声,半欠了欠身立时同身旁面色已然不虞的秋叶青姑娘离开。

见状金老板娘叹了口气,又扫过那醉酒的公子哥儿,确认了不会有什么事,便不打算再管。孰料再一眼瞥过去原先的桌上已没了人,那锦衣公子正攀在邻桌一墨发紫衣的青年肩上,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余晚……不要……离开我……”

啧,原是个伤情人。不过这么扯着一个男子也未免……金老板娘拿团扇半掩面,只显出双看好戏的明眸。

寻常人莫名其妙被这么缠上,要恼要怒都是正常反应。非但如此,依着江湖人一向的火爆脾气,直接把这家伙灭了就地掩埋也未尝不可能。这一位却只是边悠悠闲闲地品着茶,边轻飘飘的一句:“嗯,我不离开你。”

醉酒的那位哼唧了几声,又沉沉睡去。那紫衣公子用一指抵着他的额头将肩上人的头移开,继续自顾自饮他的茶。

一旁看似是他同伴的人奇道:“这是何人?”

他连个眼角余光都不曾动,更别提去看一眼那人,只仍淡淡道:“噢,大抵是奔丧的吧。”

……

紫衣公子的茶一直品到日暮时分,整一壶都见了底,他方才起身上了客栈二楼的厢房。醉酒的那位酒品也好,只闹了那么一回便一直趴着,倒不曾惹事。

只是他这儿是毫无防备地独身睡着,那儿有人见他一身富贵气,金光灿灿的锦袍上菊纹绣工精致,又见桌上搭着的重剑,便知是藏剑弟子——藏剑山庄出了名的富,不免就让人动了心思。

暗手悄悄近了他腰间的上好佩玉,正要得手之际,那分明睡得安安稳稳的人突地站起身来朝客栈二楼窗口一指,吓得偷儿一懵,下意识循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正见着窗前静立的紫衣公子。

“余晚你个负心女子!枉我对你一片真心,你却连句‘后会有期’都不留!”话毕,又是“咚
”的一声,趴桌上睡死了。

——敢情这位爷不是酒品好,只是酒疯一阵阵地发啊。

略略被惊吓到的金老板娘仪态万千地朝天翻了个白眼,招呼小二过来让那偷儿离远些,自个儿好整以暇地倚在门上看窗前人的反应。

那位看装束便知是万花谷弟子的紫衣公子端的是好脾气,无愧于万花谷最为人称道的名士风流,一句话不说转身便走。

过了会儿却又回来了,从头到脚换了身衣服,还持了根白玉笛子。

雪凤冰王笛?金老板娘挑了挑眉。

紫衣公子并指为刃一抹笛身,墨色的气劲隐隐环绕于手。白玉笛在指间绕了几绕,气劲便疾射下楼,正打在醉酒人趴的桌椅上。

老板娘在龙门客栈里头见了多少江湖人,自是目光如炬,数着他使的招式:乱洒青荷、阳明指、商阳指、兰摧玉折、钟林毓秀,接下来便该是……

砰!

醉酒人身下的桌椅在一招玉石俱焚下轰然碎裂,七零八落地叠在原地。上头趴着的人也是厉害得很,这么大的动静,他照样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保不准便在梦里头与他那跑了的姑娘花前月下。

金老板娘看了看打完就没了人的窗口,又看了看醉酒人,嫣然一笑,“小二,把这位公子送到方才那位紫衣公子对面住房里头去。”

“诶,来嘞!”


评论
热度 ( 9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