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随笔】遇蛇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一千年过去,冷心冷情的妖依然冷心冷清,被人泼一碗热茶,便还人一口毒牙。见人命格富贵,可避天劫,便许其康健,得其庇佑。

因果报应,桩桩件件,都是两清。

毕竟是人妖殊途。


最初只是人的执念,强求一段缘分。


“人妖殊途。”

“我与你殊途同归,可好?”


其实能归到哪去呢?这是天命,不可扭转。

人只有一眨眼的时间,而妖有足够漫长的生命,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凄清苦痛的结局。

但还是要强求,求不得,就缠。缠了十三年,把妖变成人,而后死去。墓碑上题了未亡人伊墨。

说了不寻来世,但都是执念深重。于是又缠,这次求不得的是妖。

求不得,苦痛入骨。便钻入前世人的棺木,与白骨同卧大醉一场。黑暗里握上人已断裂的指骨,轻笑:

“沈清轩。”

仿佛握住了十三年里,阳光中,花木下,安然看书的人温暖的手。


求不得,强求,一路都是血泪,都是寂苦,都是悲凉。

但还是求,舍却一切也唯有此一愿。最后终得完满,从此繁华共赏。


伊墨画过故乡,大片的红色桃花。沈清轩画过故乡,两世的孤坟。

最后还是回去了,心之所牵,即为故乡。


都说情深不寿。可痴缠了三生三世,也不忍不许一个长久。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