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随笔】这一路走来。

忽然很想写些随笔。

写这篇的时候我把张学友的《定风波》设置为单曲循环。张学友的声音特别低,如果时间再晚一点可能写着更有感觉,但也有可能我太困了导致脑子短路什么都写不出来。


标题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杨宗纬的《这一路走来》。


昨晚连夜看完了江南的随笔集《龙与少年游》。

我真心觉得江南有一场特别棒的人生,他也是一个特别棒的人。

在这场很棒的人生里有他高中时在合肥关于尖沙咀的江湖的向往,后来破灭在几多苍凉悲凄的真相里。那时候他和死党想象自己在一堆小混混之前救下一位姑娘,想象姑娘对自己芳心暗许,后来他们功成名就去合肥与以前的朋友相聚,在路上看到一堆黑社会追着一对男女,他们吓了一跳然后第一反应是打电话报警。在等着警察到来的时候,江南忽然恍惚忆起以前的豪情,他不自觉地呢喃出声:“我说……我们不是神行太保的人么?”

那时候他是个高中的少年,他在拳馆学拳,他觉得终有一日他能够在江湖中闯出自己的传奇。

我们的语文老师常常会说,生活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想是吧。就像江南以为大哥是个特别牛逼的人,一手夹着雪茄一手拿着枪,指着对面的人说钱你看着给命我看着要。其实大哥只是个很落魄的走投无路的人,最后他死在阴暗的夜里一场不能见光的旅途里。

江南也说,生活能把人压得透不过气来。压得你要弯下腰,抛弃你的爱情你的健康你的名誉,甚至于你的尊严这种本该是赖以为人的东西。

书里有一个故事,是说他的导演朋友。大学的时候总有香港人去他们那里找女孩子。有一次导演在饭店里遇到他们和一个女孩。他上前去说你们可以走把我们的女孩留下。他们说如果你能给我们买单,女孩就留下。

结果导演什么都做不到。他们走了。

因为那餐饭是他承受不起的。他被最俗气也最有力的金钱打败。而且一败涂地。

大概生活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直截了当,而你无能为力。


但是所幸还有加州的阳光。

江南怎么说来着?我记得的可能有自己的改写,大概是,如果你觉得前途灰暗,你就去加州,因为那里有不败的阳光。

St. Louis。圣路易斯。

这个江南留学的城市已经过了它最黄金的时代,它已经沉寂下来,灰暗而压抑。

江南有个越南学生,叫KOI。他说圣路易斯是个灰暗的城市。所以他走了,当江南还在想说怎么可能办到的时候,他从洛杉矶打电话回来说Richard你也可以来加州,这里一年四季都阳光明媚。

任何事想是第一步。

所以我很讨厌有人对我说“这肯定不可能的”,大概是出于一种叛逆或者不甘的心理,如果有人这么说我一定要亲自去做做那件事。

很久以前很小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写座右铭。我还记得当时写的是,事情去做有一半的可能性,不去做就绝对没有可能。

我始终相信跌倒多久都来得及爬起来。

就像我曾经以为重点高中是我的奢念,现在我坐在教室里听同学说也听自己心里想其实重点也就这样。

就算是身处极夜的极圈,我也相信我再向前走一步就能看到加州的阳光。即使还相距几十个纬度。

有时候会想我活得真是励志。


江南的美国,能让很多美国梦破碎的人嫉妒吧。美国Top10的真正意义上的贵族学校,念前途无量的专业,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导师。毕业按部就班工作升职转行拿绿卡,一辈子一路顺风就过去了。

结果他选了现在这条更加坎坷的路。

不过我并不想就此说什么。我想说的是书里所说的他的一场旅行。

那是一年冬天的夜晚,江南二十五岁。他开车去纽约,半途大雪封路。同去的朋友们说过去肯定更冷,不如我们去南边——没有地理概念的人,纯粹就觉得南方肯定比较温暖。于是那个晚上他们跨越了二十几个纬度一路向南,看到雪一点点化去最后迎面吹来温暖的风。

想象着真的特别棒。

那个晚上你不知道路线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去一个温暖的地方。你把寒雪抛在身后注视着前方渐渐显现出来的绿茵如云。

特别棒。

我想这是最棒的旅行了。就像我很喜欢的一句话,“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某天你突然想去旅行,于是你收拾了两套衣服带上钱和手机和证件和相机出发。在地图上指了个地方于是买了张车票。路上看到了好景色,于是就下车,也许只是驻足少许,也许觉得是个好地方小住几月,也许就此安居。

无限的可能无限的憧憬和无限的还能够选择和创造的未来。

我很喜欢旅行。如果有可能我想走遍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地方。这种希望我想能够从我这么多很多里轻易看出来。有时候我觉得我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安稳而光明的未来,然后在某一天把所有的扔下去流浪。

我没有看过三毛的书。但是看到江南所提到的三毛,我觉得这是个很棒的女人。虽然很棒的女人最后自杀了。但我还是觉得她很棒。

流浪是一种很浪漫很让人向往的东西。但是它的后面还有很多,比如说无家可归的漂泊感。那风从荒野上呼啦啦地吹过来,呼啦啦穿过心口,恍然才发觉原来心里这么空。

看到过一句话说,最孤独的人,就是最自由的人。

长风起,无所依。

我也不知道真的有朝一日我有机会去旅行,我是不是真的能抛下所得的东西。但是如果知道了也就没必要过这人生了不是么。

江南的九州里有一种鸟叫朔方,它们没有腿所以只能一直飞一直飞,累了就在风里滑翔着休息。它们为了找到蛮族的新大陆而向前,快死的时候就飞回故乡,它们落下的地方是蛮族最初的土地朔方原。

其实说起来每个人都是朔方吧。


想起江湖。

忘了听谁说过,江湖就是成年人的童话。

在那个江湖里我们都是不熄的少年。我们身后负着剑,手上牵着马。这天地很大这天地也很小,纵马而过我们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能够踏遍世界。

江湖好像是每个人都多少会有的情节。

那么自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刀光剑影快意恩仇。

最从容的江湖在楚留香的留条里,他说闻君有白玉美人,今夜特来取之;最无奈的江湖在欧阳锋的沙漠里,来来去去的人都是不幸,这些不幸交错纵横,勾勒出了一个叫江湖的巨大的网。

而最让人感慨万千的江湖是一个叫做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的游戏。玩家们有爱恨情仇欢聚别离,NPC们也有万千往事万千身不由己。

当年雪魔是风流洒脱的遗风公子来着,当年十大恶人之一的康雪烛是素手清颜康公子来着。当年还是飞扬洒脱的叶三公子还有无双剑挑天下英豪的壮志,当年陶寒亭还以为可以济天下救苍生。

当年万花谷主还没有秃头来着(x)。

要说当年。当年落花还是个亲友小帮来着,当年大家都还在来着,当年我还小白小白的什么都不知道来着,当年我们还一起扫黑龙豪情万丈逗比百出来着。

流年非昨,总是千般蹉跎。

但还是会喜欢这个江湖。不管它是从容是无奈是身不由己是物是人非。总有那么一个瞬间让你觉得,我还是想留在这里。

江南说,不管生活多么让你无能为力,都不能放下幻想。

江湖就是我们的幻想。而有它在,生活总是会有点不同。因为心有三千,便成世界,而后得安。


我记得他以前还有一句话说,我们的火,要把世界都点燃。

特别燃。我就被这一句话激励着走过了最他大爷的一年。

江南是个特别燃的人。所以我很喜欢看他写的东西。不管是整本整本的书还是随笔或者是杂志的卷首语。

最喜欢的是他有一个至今未填的坑《商博良·归墟》。那个名叫商博良的旅人说,人生一世,有的人想死在床上,有的人想死在战场上,有的人则不在乎死在哪里,只想死在心所极处、目所穷处、山之绝顶、沧海尽头。

这一句心所极处目所穷处山之绝顶沧海尽头,是我最喜欢的十六个字没有之一。

那种不问埋骨处人生何处不青山的洒脱让我深深拜倒。


江南说他这一本随笔集里,满篇都是“颠沛流离”。从合肥到北京到美国到上海再到北京,他做过很多事失败过很多次,然后现在他功成名就。

他是2013年作家富豪榜榜首,他住一个奇幻的小区,那里有各种豪车下海做黑车业务,花十五块就能做雷克萨斯去天安门。

他上北大,留学美国贵族大学,曾经也梦想成为华尔街里西装革履的一员。

现在他是一个作家。

人生真奇妙。


其实说到最后真的没有遗憾那是假的,但是说没有自豪感也是假的。也许曾经颠沛流离或者仍是颠沛流离,也许有很多原本的梦想和坚持都被踩在了路上,但是至少,走到了如今。

这一路走来说不上多辛苦,只是很高兴,总有些坚持没有消磨掉。

想想这样其实也很好。

评论
热度 ( 6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