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脑洞】【全职】洋葱欧与肖丽叶

 
昨晚和杨队长开的脑洞= =简直直接笑趴在了床上hhhh……

——————————————————————————————

 ——现在是三零一和雷霆的联合节目,咳,名字叫洋葱欧与肖丽叶——

 地点:雷霆俱乐部的花园

          洋葱欧上。

          洋葱欧: 没有受过伤的才会讥笑别人身上的创痕。(肖丽叶自上方窗户中出现)轻声!那边窗子里亮起来的是什么光?那就是东方,肖丽叶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赶走那妒忌的俱乐部老板,他因为他的队长比他美得多,已经气得面色惨白了。既然他这样妒忌着你,你不要忠于他吧;脱下他给你的这一身暗淡无光的队服,它是只配给愚人穿的。那是我的意中人,全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啊!那是我的爱;唉,但愿他知道我在爱着他!他欲言又止,可是他的眼睛已经道出了他的心事。待我去回答他吧;不,我不要太卤莽,他不是对我说话。天上两颗最灿烂的星,因为有事他去,请求他的眼睛替代它们在空中闪耀。要是他的眼睛变成了天上的星,天上的星变成了他的眼睛,那便怎样呢?他脸上的光辉会掩盖了星星的明亮,正像灯光在朝阳下黯然失色一样;在天上的他的眼睛,会在太空中大放光明,使鸟儿误认为黑夜已经过去而唱出它们的歌声。瞧!他用纤手托住了脸,那姿态是多么美妙!啊,但愿我是那一只手上的手套,好让我亲一亲他脸上的香泽!

           肖丽叶 唉!

           洋葱欧:他说话了。啊!再说下去吧,勇敢的机械师,光明的天使!因为我在这夜色之中仰视着你,就像一个尘世的凡人,张大了出神的眼睛,瞻望着一个生着翅膀的天使,驾着螺旋桨缓缓地驰过了天空一样。

           肖丽叶 洋葱欧啊,洋葱欧!为什么你偏偏是洋葱欧呢?否认你的俱乐部老板,抛弃你的粉丝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吃洋葱了了。

           洋葱欧 (心内)我还是继续听下去呢,还是现在就对他说话?

           肖丽叶 只有你的粉丝才是我的仇敌;你即使不是一个洋葱,仍然是这样的一个你。是不是洋葱又有什么关系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脚,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脸,又不是身体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换一个姓名吧!姓名本来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要是换了个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洋葱欧要是换了别的名字,他的可爱的完美也决不会有丝毫改变。洋葱欧,抛弃了你的名字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机械迷城,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

           洋葱欧:那么我就听你的话,你只要叫我为爱,我就重新受洗,重新命名;从今以后,永远不再叫洋葱欧了。

           肖丽叶 你是什么人,在黑夜里躲躲闪闪地偷听人家的话?

           洋葱欧:我没法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敬爱的荣耀之神,我痛恨我自己的名字,因为它是你的仇敌;要是把它写在纸上,我一定把这几个字撕成粉碎。

           肖丽叶 我的耳朵里还没有灌进从你嘴里吐出来的一百个字,可是我认识你的声音;你不是洋葱欧,蔬菜家里的人吗?

           洋葱欧:不是,美人,要是你不喜欢这两个名字。

           肖丽叶 告诉我,你怎么会到这儿来,为什么到这儿来?俱乐部的电网这么高,是不容易爬上来的;要是我战队里的人瞧见你在这儿,他们一定车轮战你。

           洋葱欧: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电网,因为冰冷的电网是不能把爱情阻隔的;爱情的力量所能够做到的事,它都会冒险尝试,所以我不怕你战队里的人来车轮战。

           肖丽叶 要是他们瞧见了你,一定会把你轮♂死的。

           洋葱欧:唉!你的眼睛比他们二百场车轮战还厉害;只要你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我,他们就不能伤害我的意志。

           肖丽叶 我怎么也不愿让他们瞧见你在这儿。

           洋葱欧:朦胧的夜色可以替我遮过他们的眼睛。只要你爱我,就让他们瞧见我吧;与其因为得不到你的爱情而在这世上捱命,还不如在车轮战里舍命一击后死去。

           肖丽叶 谁叫你找到这儿来的?

           洋葱欧:爱情怂恿我探听出这一个地方;它替我出主意,我借给它眼睛。我不会机械追踪,可是倘使你在辽远辽远的海滨,我也会冒着风波寻访你这颗珍宝。

           肖丽叶 幸亏黑夜替我罩上了一重暗夜斗篷,否则为了我刚才被你听去的话,你一定可以看见我脸上羞愧的红晕。我真想遵守比赛规则,否认已经说过的言语,可是这些虚文俗礼,现在只好一切置之不顾了!你爱我吗?我知道你一定会说“是的”;我也一定会相信你的话;可是也许你起的誓只是一个谎,人家说,对于恋人们的寒盟背信,荣耀之神是一笑置之的。温柔的洋葱欧啊!你要是真的爱我,就请你诚意告诉我;你要是嫌我太容易降心相从,我也会堆起怒容,装出倔强的神气,拒绝你的好意,好让你向我婉转求情,否则我是无论如何不会拒绝你的。俊秀的蔬菜啊,我真的太痴心了,所以也许你会觉得我的举动有点轻浮;可是相信我,朋友,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忠心远胜过那些善于矜持作态的人。我必须承认,倘不是你乘我不备的时候偷听去了我的真情的表白,我一定会更加矜持一点的;所以原谅我吧,是黑夜泄漏了我心底的秘密,不要把我的允诺看作无耻的叶不修。

           洋葱欧:肖妹,凭着这一轮皎洁的月亮,它的银光涂染着这些电脑的显示屏,我发誓——

            肖丽叶 啊!欧哥哥!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显示屏一样变成尖锐的方块。[方锐]

           洋葱欧:那么我指着什么起誓呢?

           肖丽叶 不用起誓吧;或者要是你愿意的话,就凭着你刺鼻的辣味起誓,那是我所崇拜的偶像,我一定会相信你的。

           洋葱欧: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那是我的出自深心的爱情——

           肖丽叶 好,别起誓啦。我虽然喜欢你,却不喜欢今天晚上的1V1;它太仓卒、太轻率、太出人意外了,正像一道雷电光环,等不及人家开一声口,已经打掉了半管血。好人,再会吧!这一朵爱的蓓蕾,靠着元素法师的暴风雪的吹拂,也许会在我们下次相见的时候,开出鲜艳的像千机伞一样红的花来。晚安,晚安!但愿冠军的荣耀同样降临到你我两人的心头!

           洋葱欧:啊!你就这样离我而去,不给我一点荣耀吗?

           肖丽叶 你今夜还要什么满♂足呢?

           洋葱欧:你还没有把你的爱情的忠实的盟誓跟我交换。

           肖丽叶 在你没有要求以前,我已经把我的机械迷城给了你了;可是我倒愿意重新给你。

           洋葱欧:你要把它收回去吗?为什么呢,爱人?

          肖丽叶 为了表示我的慷慨,我要把它重新给你。可是我只愿意要我已有的东西:我的慷慨像比赛观众席一样浩渺,我的爱情也像死亡之门一样深沉;我给你的越多,我自己也越是富有,因为这两者都是没有穷尽的。(乳媪在内呼唤)我听见里面有人在叫;亲爱的欧哥哥,再会吧!——就来了,好奶妈!——亲爱的蔬菜,愿你不要负心。再等一会儿,我就会来的。(自上方下。)

          洋葱欧:幸福的,幸福的夜啊!我怕我只是在游戏里做了一个梦,这样美满的事不会是真实的。

          肖丽叶自上方重上。

          肖丽叶 亲爱的欧哥哥,再说三句话,我们真的要再会了。要是你的爱情的确是光明正大,你的目的是在于冠军,那么明天我会叫一个人到你的地方来,请你叫他带一个信给我,告诉我你愿意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举行颁奖典礼;我就会把我的整个命运交托给你,把你当作我的主人,跟随你到国家队。

          乳媪 (在内)小姐!

          肖丽叶 就来。——可是你要是没有诚意,那么我请求你——

          乳媪 (在内)小姐!

          肖丽叶 等一等,我来了。——停止你的求爱,让我一个人独自伤心吧。明天我就叫人来看你。

          洋葱欧:赌上我账号卡的名誉——

          肖丽叶 一千个手雷!(自上方下。)

          洋葱欧:晚上没有你的光,我只有一千次的心伤!恋爱的人去赴他情人的约会,像一个走上比赛席的职业选手;可是当他和情人分别的时候,却像被人一挑三了一般满脸懊丧。(退后。)

          肖丽叶自上方重上。

          肖丽叶 嘘!洋葱欧!嘘!唉!我希望我会发出洋葱根的声音,招这只洋葱回来。我不能高声说话,否则我要让我的喊声传进黄少天的洞穴,让她的无形的喉咙因为反复叫喊着我的洋葱欧的名字而变成嘶哑。

 

          洋葱欧:那是我的灵魂在叫喊着我的名字。恋人的声音在晚间多么动人,听上去就像一记KO之后的音效声!

          肖丽叶 洋葱欧!

          洋葱欧:我的爱!

 

          肖丽叶 明天我应该在什么时候叫人来看你?

          洋葱欧:就在俱乐部打卡的时候吧。

 

          肖丽叶 我一定不失信;挨到那个时候,该有魏老大的年龄那么长久!我记不起为什么要叫你回来了。

 

          洋葱欧:让我站在这儿,等你像魏老大重返联盟那样重新想起告诉我。

          肖丽叶 你这样站在我的面前,我一心想着多么爱跟你在一块儿,再战十年荣耀,一定永远记不起来了。

          洋葱欧:那么我就永远等在这儿,让你永远记不起来,就像伞哥一去不回,忘记除了这里以外还有什么俱乐部。

          肖丽叶 天快要亮了;我希望你快去;可是我就好比一个淘♂气的喻队,像放松一个囚犯似的让她心爱的黄少暂时跳出她的掌心,又用一根丝线把它拉了回来,爱的私心使她不愿意给它自由。

          洋葱欧:我但愿我是你的黄少。

 

          肖丽叶 欧哥,我也但愿这样;可是我怕你会死在我的无限的连击里。晚安!晚安!离别是这样甜蜜的宛如被抢了本周所有野外BOSS的凄清,,我真要向你道晚安直到天明!(下。)

          洋葱欧:但愿75级的特殊材料安抚上你的眼睛!

          但愿本周的野外Boss平静安息我的心灵!

          我如今要去向冯主席求教,

          把今宵的艳遇诉他知晓。(下。)


评论 ( 1 )
热度 ( 4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