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霹雳萌新,七修三雄兄弟情/缎君衡。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FF14/奥尔光】塔里的记录

1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伊修加德的战火正熊熊燃烧在广阔的雪原上。我住在云雾街,看着邻居家的乔纳德叔叔、贝尔哥哥、哈里维哥哥……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去,模糊的身影和沉重的盔甲包裹着他们消失在寒风里。数过几千天,他们都没有回来。

那个人很狼狈地出现在城市街道上,那样的狼狈像是曾经有幸归来的人们,而他们往往不容喘息片刻就又会离开。

长久的战争使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如同和平一样,虽然能在短暂的时间里窥得面貌,却难以留存。

每一个伊修加德人都会被迫或者有意地学着把每一次邂逅都珍惜成一次诀别。

于是我拎着篮子跑到他面前,仰起头问他:“先生,吃块黑面包吧?”

他看起来吓了一跳,但还是笑着从我的篮子里拿了块面包,“谢谢你。”大概是作为交换,他放进一块像是水晶的东西。

“是魔法棱晶。”他说,“搓一搓就会发出漂亮的光。”

后来我试着使用它,棱镜在破败的屋子里闪耀着翠绿的光芒,宛如人们已经忘记的、尚且年少的我从未见过的春天。

宛如新生。

 

2

伊修加德的军队再次开拔,士兵们在忘忧骑士亭里享受过一夜最后的狂欢。

人们离去之后的酒馆里,我和空闲下来的吉布里隆叔叔说起那个人,“看起来不像是士兵呀……”

“是冒险者。”吉布里隆边擦拭着酒杯,边说,“冒险者是在各地旅行的人,途中常常会乐意解决发生的事件——当然,他们原本也是因为肩负任务和委托才四处奔波的。”

“以前好像没有见过呢。”

“伊修加德并不欢迎外来者。不过我听说,似乎是以某个冒险者——被称为光之战士的人——为契机,即将向其他城邦开放了。”

“那么会有更多的人来这里吗?”

“也不一定。有意向寻找伊修加德结盟的其他城邦,乌尔达哈、格里达尼亚和利姆萨罗敏萨,现在也正忙于对付加雷马帝国军。很难说冒险者们会来伊修加德,毕竟这里的战争比任何地方都更逼近。”

“可是那个人看起来并不怕战争呀。”

“没有人不畏惧战争,小塔里,可能他只是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必须完成。”

 

3

吉布里隆叔叔似乎说错了。冒险者们天生就有追逐危险的本能,伊修加德逐渐开放以后,怀着好奇与探究的人们蜂拥而至。

那个人——我最初见到的那个冒险者也是其中一员。但他和其他人不同,并不是孤身一个人,身边跟着精灵少年、拉拉菲尔族的小姐,有时候是伊修加德的某位贵族大人。

有时候是刻意寻找,有时候是无意发现,总之我常常看见他。随着时间推移,他的狼狈褪尽,身上更换了崭新的布料昂贵的衣服,意气风发地行走在白茫茫的浓雾和风雪中,眼睛里有什么光芒越来越亮。

和棱晶之光究竟哪个更加明亮温暖?我竟然分辨不出。

 

4

千年战争似乎忽然间就走到了尾声。

贝尔哥哥回来了,虽然回来的他缺少一只耳朵,他说以后妈妈再也没法揪他耳朵教训他了。罗珊阿姨也等到了乔纳德叔叔,虽然叔叔无法用失去的双臂拥抱她,但她可以主动抱住乔纳德叔叔亲吻他。

乔娜姐姐抱着哈里维哥哥仅剩下的盔甲哭得很伤心。

云雾街又经历了一次袭击,不过很快就开始如火如荼的重建。

眼泪依然流淌在伊修加德里,但更多的人已经能够站起来。阳光洒落在这座城邦里,鲜花飞扬,乐声奏响,银白色的巨龙载着伊修加德的姑娘翱翔天际。

这是和平的气息,一种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已经几乎忘记的东西。

隆重的庆典举行了。人们欢呼、歌唱,也流泪,却是笑着哭泣。

我在某个花坛投下的阴影处再次看到那个冒险者,他的神情放松,也怀着喜悦,可更深重地埋藏着悲伤与怀恋。

他的衣着不像以前光鲜亮丽,黑色包裹着他的身体。

他怀里抱着红色的盾牌,像是迷路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

 

5

我问他:“先生,要吃块面包吗?”

他抬起头看我,眼睛里亮闪闪的,但不是光。他向我道谢,声音低哑。

“您是一位骑士吗?”

“什么?”他垂下眼睑咀嚼面包,闷闷地说,“不是。”

“那为什么您有一个盾牌?——它真漂亮。”

他似乎被触动了,捏着面包好久没有说话。沉默很长时间后,他说,“是的,漂亮的盾牌。在真正的骑士手中,比满天星辰更耀眼。”

“既然如此,您为什么不选择成为骑士呢?我是说,伊修加德可有着许多了不起的骑士呢!”

“是的,了不起的骑士……我的朋友,我的挚友,就是个了不起的骑士。”

“您的挚友吗?”

“是的,我最好的朋友。我的……”他奇怪地停顿了会儿,“骑士为什么会那么伟大呢?不畏惧伤痛,也不畏惧死亡。即使知道有危险,即使不够强大,也要保护别人?为什么呢?”

他并不像是疑惑,而更接近宣泄情绪。

但我还是回答:“吉布里隆叔叔说,可能是因为,他们有着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情。”

“……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情?”

 

6

吉布里隆叔叔做成好大一笔生意,酒窖里一半的酒都卖了出去。买家正是那个冒险者,他当晚就在忘忧骑士亭里喝完了所有买下的酒,醉醺醺地睡在旅馆。

即使喝得烂醉如泥,他也没有放开那个漂亮的红色盾牌。

“那是福尔唐家的盾牌。”吉布里隆叔叔告诉我,然后他叹了口气,“福尔唐家的骑士在对抗教皇的战斗中牺牲了。”

“啊……”我想起冒险者说过的话,“那一定是位了不起的骑士,对吗?”

“是的,非常了不起,是位值得尊敬的、真正的骑士。”

 

7

后来我很久没有见过那个冒险者。不过隔了一段时间以后,有封信送到忘忧骑士亭,信上说要寄给“伊修加德赠送黑面包的小女孩”。

吉布里隆叔叔把信交给了我。

信上说:

“我的旅程延伸到太阳神草原,模儿部的萨满对我说,我所遇见过的朋友,即使中途离开,也会化作星辰注视着我。

“伊修加德是一座风雪也无法掩盖美丽的城市,我在这里邂逅我的挚友,奥尔什方·灰石。他是位骑士,驻扎在巨龙首营地。他热情、善良,我想他应当也有悲伤的时候,可他从没告诉过我那些事。

“多么固执的人啊……

“……也许战争总是会使人失去很多东西,但与能够以此交换得到的和平相比,大概也是值得的。

“值得吗?他或许是觉得值得的……

“……化作星辰的他,也会是最耀眼的那颗吧。毕竟他是如此明亮的一个人,快乐又直率,仿佛从来没有阴霾。他如此热切地希望看到和平的降临,看到伊修加德的人们、他所爱着的、他所保护着的人们,能够生活在和平里。

“这对他来说,应该是比生命更加重要的事情……

“……他叫奥尔什方·灰石,是个了不起的骑士。我总想让更多人知道他的美好的品德,他是值得很多人铭记的。

“如果可以的话,能请你记住他吗?”

 

8

后来我从吉布里隆叔叔的口中、从很多人的叙述里了解了这位名为“奥尔什方”的骑士。

如同所有人说的,他确实是一位值得铭记的、了不起的骑士。

某天清晨,我采集了一束盛放的妮美雅百合前往神意之地——听人们说,骑士就安葬在能够看到整座伊修加德的山顶。

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停下脚步。我看到那座墓碑前有个人伫立。

是个熟悉的背影。

他没有看墓碑,而是眺望着在晨曦里熠熠生辉的伊修加德,它的工艺精巧的尖顶,它的一盏盏亮起的灯火。

灯火中,伊修加德的人们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他们进行着最平常的生活琐事,或者也有由于某些原因产生的家庭内部的小矛盾。但无论如何,都是安宁平和的。

隐约地,我听见他低语的声音:

 

9

“奥尔什方,如果这正是你所希望的……”


评论
热度 ( 17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