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多情累美人。

随笔都是黑历史……能不看就不看吧
(*/ω\*)

FF14er,本命奥尔光/美丽光/其他随缘掉落。
全职叶all向/all肖向。专业卖冷CP安利。
剑三同人CP挚爱王叶,其余混搭无雷点。
阴阳师all鹿/主连鹿。

感谢您每一眼的回顾。

【FF14/奥尔光】梦境的低语

*OOC了

**一个老梗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你相信死而复生吗?”

“逝去的人将重归于此,他们的灵魂再次凝聚,你所需要做的只是为他寻找一个合适的身体。”

“代价?这不是个交易,我的孩子,这是个礼物。”

“你愿意接受吗?”

 

光在一个并不熟悉但又奇异的不让他感到陌生的怀抱里醒来,阳光撒入旅馆的房间,带着好像能够照耀到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的温暖。

精灵浅蓝色的头发边缘笼罩上一层金黄的光晕,令他感到晕眩。

冒险者张了张嘴,有个名字在他心里重复了千千万万次,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把这个名字说出口了。

那是他珍惜的回忆,盛放在纯白妮美雅百合中,岁月流淌成璀璨的星河,照拂、灌溉着花丛,使它欣喜,使它摇曳,使它在奔波的匆匆步履中,静静地伫立成一道永不消逝的风景。

光之战士小心翼翼地触及精灵的头发,柔和的阳光于是一同包裹了他的手指,就像是……他不由笑起来,就像是雪之家里喝不完的热茶。

忽然,对方的眼睫颤动了两下,似乎是极为艰难地与睡意斗争,最终,或者说毫无意外的,他赢了。

倾倒一整片海洋的眼眸再次闪烁在光的面前,他几乎错觉时间已经马不停蹄地走过一万年那么远,艾欧泽亚面临毁灭又从废墟中重生,伊修加德的风雪融化,绿荫覆盖,蝴蝶翩翩起舞,磷粉洒落,有如悲伤的泪珠,也有如美丽的宝石。

光在这双眼眸中看到自己的脸。

他当然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可没有想到当这张司空见惯的脸落进奥尔什方的眼里,会有这样的英俊动人。

这家伙的挚友滤镜也太重了吧。光偷偷在心里腹诽。

奥尔什方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低声笑起来,跟他打招呼:“早安,挚友。”精灵向后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用目光一寸寸描摹着光的身体,令后者不由考虑背心睡衣的布料是不是太过稀少。

“挚友!你的肌肉似乎更加美丽了!”最后他大笑着夸赞。

光整个人都陷入一种久违的无语和无奈中,“这位骑士阁下,你——”

他的话终结在一个拥抱里。

奥尔什方轻轻抱住了光,低下头,碰触他的嘴唇。

两个人柔软相贴的触感很奇妙,让人的整颗心都为之沉醉,耳畔响起辽远又清晰的歌声,是吟游诗人的音乐吗?光恍惚地想。或许是黄莺的啼鸣,或许是海妖的蛊惑,总之他迷失在其中,仿佛看见有槲寄生在头顶盘旋、生长。

蓬勃蓊郁,生机盎然。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亲吻。

伊修加德的战火熄灭,和平的城邦给予了个人感情更多的滋长空间。他们迈过“友谊”的那条线,再不仅仅是战友,也不仅仅是伙伴,而是可以理所当然地拥抱、亲吻、相拥而眠的,伴侣。

伴侣。

多么美好的命名词。

光闭上眼。

……

走出旅舍时,光忽然听见店主的寒暄:“您看起来休息得很好。”

光一愣,回头看向跟在身后的迷你人偶,骑士即使缩小了身躯也依然手握利剑和护盾,坚韧的姿态仿佛能够从保护世界上的所有人。

红色鸢尾盾倒映入光的眼中,他轻轻笑着,回答旅舍主人:

“是的,做了个好梦。”

 

当冒险者结束一天的任务回到旅馆,摊开冒险笔录,羽毛笔在半空悬停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

光之战士在这段时间中想到很多事情。

好像永远都那么灿烂的微笑,骑士张开双臂拥抱他,夸赞着“真是迷人的肌肉,不愧是我的挚友!”

好像随时都准备着的热茶,迎接他从风雪中归来。

好像燃烧完整整一生的黄昏,鸢尾盾被灼烧得漆黑。

福尔唐伯爵说,他的儿子告诉他,“你是这座被冰雪笼罩的城邦的希望。”

羽毛笔的笔端逐渐凝结出浓重的墨珠,几乎要滴落在羊皮纸上。

他终于落笔,纸面泅开深沉的暗色:

“如果我们能够相遇在和平的时代里……”


评论
热度 ( 14 )

© 谢春 | Powered by LOFTER